1.6

寒冷的日子过的比往常更慢一些

上午起来把V2board的前端配置好了,但是还没有对接服务端,中午吃饭过后与豹哥交谈甚欢然后就一起去营业厅准备改一个套餐,到了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首先是归属地三大运营商都不给迁移,其次是携号转网与携号转网与省内携号也走不通,就仅仅取消宽带,不知明天还能否宽带拨号 晚些时间去颜儿子花店里坐了会儿,中间有一位中年男子为爱人买花,想想十几年后再为爱人买花才是真正的浪漫与具有仪式感,久坐觉其寒,晚饭是之前来振华必吃的许记肠粉,不知以后还否有机会再食得,最后几次买了正信鸡排与格瓦斯,还是伤感依旧,最后几次在聊城的经历,当初第一次吃的时候从未想过如此时候,与孙与冯好久不联系,闫前脚刚走。

1.5

大学时光里的最后一门考试在昨天下午结束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相继离校,昨天的这个时候宿舍里还熙熙攘攘有说有笑,现在宿舍只剩下我自己了,刘帅帅和陈平泰他们是第一波离开的,当时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太多感觉,心里只是默默地有点难过;昨晚和大哥崔世杰去了最后一趟九和社区,吃了之前的猪蹄但是今早晨还没醒的时候,潜意识听到了崔世杰和王硕的声音,然后中午的时候大哥走了,下午杨万迪和杨永凯也相继离去,为什么要啰里啰唆写这么详细呢,是想多年以后有机会看到这篇文档的时候再回忆起这个时刻,不论是喜欢在乎还是讨厌的人,不说这是倒数第几次见面,之前的时光已经成为不可还原的镜像了,几个月后回来论文答辩相信他们找到自己心仪的工作或者姑娘诸类,写到这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 一首歌挺合适的

该说再见了朋友了–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1.4

好快,一月四号了竟然,离教师面试还剩五天的时间惹,最近一直在忙期末考试,编译原理的机器语言简直不是人能够理解的事情,元旦的那天参加了同学聚会,估计以后最后一次能这么好的聚一下了,而过了明天其他同学要回家以后就要各奔东西了,在感叹时间飞逝的同时不得忘记成长,不论是心灵还是其他方面的,下学期实习与各种,不出意外的话我又要去读一次高中了,想想也蛮好的,至少短时间内还可以再读书,新的环境新的朋友们,我还是蛮喜欢读书的,笑

12.31——The last in 2020

不知不觉二零贰零年就过去了,今年过的好快呀,疫情的二月到八月,从从拾起web到建立这个博客,从四月的奥比岛到八月,今年过的着实快,上半年在网站和数据结构之间,下半年教师资格证,可惜的是只有拍照的想法却只拍了两卷一卷没洗,认识新的朋友仅限上半年,但也是网上的安奇单单波波得得等等的朋友,之前感觉网络是不切实际的东西,现在渐渐的也接受了,甚至从去年的乱窜到今年只想要归属感和家人,很可惜溪姐在二零最后一天结束了一段感情,去年今年见了刘致文,今下午和父亲聊了几句,确实也要为了未来进行长久的规划了,发小们都在考教师,希望面试可以顺利通过,Cheers,新的一年希望考上事业编,认识更多的朋友之前的朋友也要考研顺利等等,家人身心健康

12.27

心情真是复杂

今天考研结束 明天我要去济南补办普通话证,考虑要不要看惘闻的巡演或者看场IMAX,祈求着万迪和我一起去济南什么哈哈后来想想真是够了,座右铭还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呢,济南自己都不想去,对比之前大三一年变了一个人,十二多个月前只身一人去南京扬州看音乐节还不亦乐乎呢,现在就低声下气祈求朋友和我一起去,可能是随着旅途或者奔波次数的增多,越是没有归宿感多奔波只会令人感到徒劳,亦或是失去新鲜感,说到新鲜感,很不幸孙的一段感情体验又濒临,更多是疑惑或者是早有预兆的偶然,作为第三者且是不了解的情况下我觉得男生并没有她如此成熟或者看到了大多数的的身影,并不知其所以然或者企图逃避,而后者独立确认挺酷不像其他女生但是是不是也应当思考一下控制的范畴,虽然提出来很冒昧且突兀很难接受总比一直逃避些,当然这是我不被喜欢的原因之一,说到这里看不看惘闻带不带相机心里已经有结果了,与去年到某个憋坏了的结果一样,原来最大的因素竟然是多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