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左眼皮跳了一周了,估计是植物神经紊乱

时间过得飞快,二月下旬了竟然,不过这几天还是蛮充实的,前天从姥姥家回来,和爸爸去看了看车,那时候初六4S店还没上班,是时候得订车了,之前德粉硬是变成了日系粉,我们这还是太村了(叹气)

昨天之前天天晚上做梦,而且是噩梦,一晚上梦一个连着一个,其中还是高中时候留下的梦魇,我买光所有的炸药 却还是炸不掉她给你的碉堡,早晨起来做好了规划,看书到中午洗个热水澡放歌又是活力满满的下午,回家后不睡午觉了,然后到晚上看某些视频时候发现好多二次元的内容,我是对二次元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大一的时候王竟然还推荐我看从零开始的异次元生活,呕,百度百科复制给她,恶心的一段经历不提也罢,不喜欢二次元

希望好好按计划来,左眼别跳了

02.08

博客沦陷 小秘密被一个陌生友人攻破 也有可能早就沦陷没留下痕迹罢了 好在互联网不像现实生活 双向沦陷 也可以看到别人的小秘密 这种带着一丝变态气息的网络偷窥其实蛮有趣的 哈哈男生中我算是八卦一点的 但也没达到那种视奸或者做出超出道德底线的过分事情 好奇若干年后会不会出台关于网络偷窥的法律 或者说人们会不会爱上AI机器人 前者不确定但是后者说的是那些’二次元’什么的 沉溺于虚拟主播或者什么的 我也不太懂 反正IT同行中好多大牛大佬都是的

昨晚母亲打了个碗 我觉得大碗碎成两半还挺好看 像速写的静物素材 掏出相机咔嚓两张 总觉得手机测光给的参数不对

02.06

今天挨骂了QAQ

上午玩了一上午MC搞的头晕目眩想呕吐,然后和父亲也绊了嘴,母亲让我去那个家办点事儿结果回来就是一顿连招,骂的我灰头丧气,快过年了鞋还没刷衣服也不换,真是不自觉,今日好烦,果然什么事情都是物极必反,前几天的虚假开学积攒出的问题总会破裂,就在今天。

每年过年前不可避免地争吵,不知是否家家如此,反正我家是的,比如我妈抱怨我爹总是不顾家,天天在外面忙,于是乎矛盾和怒气进一步转化为我和其他的事情,而且后劲特别的大,常常需要好长时间才可以化解;不过有时候母亲也承认自己是矛盾的关于父亲的事儿,生气的时候失去理性,就和罗老师说的一样,如果你等气消除之后再理性分析不就成了事后诸葛亮了吗,有无道理且不说,关键是我们的态度或者处理的方式有些欠缺,就像这篇流水账的逻辑一样,逻辑全无但是还搞得和白话文一样晦涩难懂,有时候失去理智之后的母亲,搞得我也总是被带节奏,刷鞋的时候想了很多事儿,准确来说是抛弃现实生活的幻想 空想 生活基本的打算还没有搞好就想些不切之际的事情

给键盘吹灰的时候想起来高中时候。看着萌芽作者买了樱桃键盘 那时候没有电脑更别提樱桃键盘了,而今现在到了当年萌芽作者的年龄,也清楚体会到了一些事情 关于消费 关于男女朋友等等 待在舒适圈 总比和一些陌生的人尴尬的玩游戏好多了吧 时常觉得自己变得和之前不同了 但是再某些时刻 又是之前的那个自己 尤其是在父母身边或与非完全陌生人进行相关事务的时候 还有不愿被问很多的胶片相机 藏起来的相机与镜头和不敢放冰箱的胶卷 陌生友人的书与糖 不够坦诚的背后 酷似一场文艺革命

— —

回头看了看日记 孙快成为时间轴的代名词了,虽说但未必,前姐倒是走的挺快,维修厮所言极是 相同条件下傲者胜 但也不用特别挂念

01.29

今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了新开的超市,时隔多年真的是第一次,想起小时候一起万德福或者桃源超市一逛街就会烦恼,因为要不停的试衣服小孩子嘛一会儿就失去耐心了,但是时境过迁多年以后我还挺喜欢这个感觉的,尤其是和亲爱的家人。

维民大爷的去世还是给妈妈带来不小的波动,妈妈是未来主义者不过我和我爸还是觉得眼前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父亲在我看来就有点太注重当下了,而母亲是想的太长久,刚柔相济这就是在一起的原因吧

说到刚柔相济前不久和父亲走在信用社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从大二左右吧,我的思维聚集点总是放在人类互补和原因追溯上,比如母亲较为强势脾气也是,父亲就是她的补集,而且这几年也一直试着分析过自己于父母的影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一个缩影,于逃脱阴影的时候实际愈加重合,直致完全相似,大姑也说我和我爹脸模样越来越像,就连肩胛骨也是,我甚至可以大胆假象一下父亲方面是否和我一样亦或是我现在像当年的父亲一样,是否还会面临某些我心里已经猜测到了时期?

再说母亲,我发现我的气质和母亲也是越来越像,比如在山东省浓厚的公务员氛围下,那我说到外面从商者的光滑亮丽后母亲表示出的不屑态度像我的某些相同态度,再讲深一点,看成人小电影的时候趋向也许母亲的某些特性相关,就像弗洛伊德在书里说的人的本能向母性。相反的是父亲与女儿的关系吧,我我感觉出每次父亲回到家兴奋的与母亲讨论我插话我会很快的回应,而饭后母亲不在时候的冷漠与前面形成鲜明对比,哭哭。

写到这里已经豁然开朗了,本应像是母亲一样批判主义的态度去剖析自己对生活的蔑视,实际上发现自己的思考和陈述相关还没有完全退化甚至还有些回暖现象,想起那个下午刘洪公园的观音塔,险些因为一个赌毁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