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1

首先是接了个闲活,给和我一般大的女摄影建站,她拍的好好,我感觉主要好在主题,感觉系统创作的摄影少之又少,比如日历系列 朋友系列挺好的 也给我启发。

我是愿意给志同道合的人打交道的,哈哈哈都听靴腿,她对我展也有印象嘿嘿;建站之余把她作品看了一遍,拍过好多人也拍过外模,哎 我的照片缺少点什么 细说的话应该是社交氛围,以后还要多多认识新朋友! 生活 不知屏幕里面的

今晚回家的时候我还是有些难过的,邻居什么眼熟但是也说不出什么 我也没主动叫个阿姨什么的 他们看看我也没理我 妈妈说我最近也不出去 应该K或者烧烤啥的 我感觉我是比较分裂的一个人 半分社恐半分社滥

然后就是理发 理完发后爸妈说后面有的头发没了点 是以前高中时缝疤的产物,如果别人不说我是不会看的到或者说主动了解的 想起来摄影新的主题 《back》虽然现在摄影技术或者说自拍啥的再发达到但是没人在意自己的后背 哪怕后背很美 每个人有正面和反面 人不是一面的 面面相通但面面却不同 嗯  多了解一下背面吧

说着说着正反 好多年没写议论文了 以前唾弃的应试文现在有些怀念 难免怀念 邻居小孩哭的好大声 我也想哭了

2020/06/25 端午

关于腰乐队

昨夜寸铁发新砖了,歌儿依旧那么低沉曲依旧很明快,抢到专辑窃喜的人们听着新砖做着美梦,刘涛的词真的美妙,一半用来表达一半用来隐藏,实在和很多人胃口。这算是寸铁乐队的第一个专辑,新专辑卖的很快,多半李志粉丝们不理智的宣传着寸铁,高呼着“寸铁演腰,下不为例”,腰和寸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又有所不同,寸铁的歌儿是第一次听,但是腰的歌已经听过很多。

我第一次听腰的是在大二下学期的某个晚自习,刷朋友圈看到本地一个拍照的分享的《一个短篇》,首先是被旋律抓住了,随后才是看到歌词进行深思的。半分表达和半分保留的方式着实让人喜欢。

往后就是慢慢挖掘出腰这个宝藏,我印象很深,暑假的某个夜晚躺床上听《硬汉》,听得背脊发凉;某个下午听《安乐死》听的情绪高涨。

“我以后会不会这样” “应该是吧” “烂掉仁儿的瓜子壳”

我试着也分享给朋友们听,薪水不太高刚找到工作的朋友不敢听,热爱文学并摇滚的文艺女性朋友喜欢《情书》,热衷于政治反动的网友非常喜欢直呼牛逼等等,不同经历过来的人有不同的感叹。

然后腰的附属品当属腰群,虽然不在了但是这是自从接触网络聊天后,我觉得腰群和其他群迥然不同,别的群吹水发黄图段子较多,带来“欢乐”;腰群进群要分享自己喜欢的电影文字,群里的人坦诚相见,“关于勇敢和真诚的回忆”,人们自由发表言论的同时避免不了争吵。

直到疫情爆发之前,在官方宣布疫情的一个月,群里就开始穿这方面的消息,当时我告诉母亲,母亲还说了我一顿,当然这不怪她,我也是道听途说,后来我用愚蠢的言论证实了自己浅薄的思想和弱不禁风的判断能力;过年的那段时间群里充斥着真真假假的消息,群也炸了好几个,“在安全的雨中相见”“幽暗的最高频道”

直到李文亮医生的事儿爆发,群里的青年一分为二,热血青年们在口罩上激昂文字,随后被嘴脸们请进喝茶;再者就是我诸类怂蛋,想想以后的若有若无的仕途老老实实的退群。确实,勇敢的人固然勇敢,随波逐流自以为是的蠢蛋甚至和自己至亲吵架。

“朋友圈里傻左青年这几天集体沉默了,终于在现实的痛苦面前,自己垒高的精神堡垒不值一提,无钱捐助无力捐助,在沉浸诗酒自怜里,甚至丢掉别人来点赞的基本盘,憋着太惨,实惨”看完这一段立马笑了哈哈哈,和听万青一样笑,那种感觉是 越把自己的烂白菜芯儿刨析的越烂反而有一种大彻大悟 无所畏惧的感觉,实际还是那烂白菜芯。

 

不得不说,听腰能让脑子转一转,他的歌词逼着你去思考,不然就没法听了,而且不同时候听还不同感觉,最歇斯底里的那段日子听《不只是南方》,当时想着日子过不下去了,也没什么的,过去好几个月后日子不依旧过得下去嘛,想想以前几个月干了什么,吵架、购置、回忆、游戏、赚钱、睡觉、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