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

今天见了孙溪 不知是不是稳定下后的最后一面

去之前特意绕道去了徒骇河公园,徒骇河公园没有变还是之前的样子,不过在修路和修桥,多了共享电车和哈啰助力车,一直沿着二干路到西校北门,等到孙溪一起吃了烤肉,她依旧乐观与理想主义,其实真的蛮好的,饭后一起在东昌湖散步,骑电车飞驰,从柳园路一直到湖南路大桥直到分开

时间晃到两年前,不过也无需回忆,感恩

05.09

真的好难过,说不上焦虑还是什么,快乐时开心时也会有一丝丝未来焦虑感,像手术后未拆掉的缝合线,嵌入潜意识里,但我以后不就会好了,就会忘记这种感觉,就像但凡有一丝丝快乐就能逃掉之前的极具痛苦

05.08

炎热的夜晚,快乐中掺杂伤感,清醒 昏睡交替,快乐掺进焦虑,焦虑是催生的第一动力,混乱的脑袋是空客,醒来还是如此

分不清温柔与隐忍,聒噪与细语,做不了外表好看与努力的男孩子,但是不断提醒自己和他人是烂人还好

04.27

今下午和爸妈去爬山了,搞点槐花鸡蛋饼77,记得孩提时姥姥旧寨子门前有一颗槐树,每到这个时候吃槐花鸡蛋饼,可香了!

爬了二十分钟,妈妈气喘吁吁不知不觉就到了山顶也就是那个王母奶奶庙,搞了点槐花,认了很多陌生的植物,吹了个蒲公英,看山下密集的人口,感叹以后我的孩子会不会认识这些植物,还是要多接触大自然,看了修建的梯田与坝子还有那个令我感叹不已的水渠,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04.24

从潍坊安丘回来了,安丘的酒店不好定定了汇邦因为便宜,被司机坑了说远让我定188商务套房,后者是都被定完了妈的拉我去锦州小学那里黑了六十六块钱操他妈的我当时傻逼了听他吹牛逼开一辈子出租车去吧你滴滴第一次差评司机妈的搞得对潍坊印象不好了

回去的时候等不到公交骑永安行前两小时免费,客服前台很客气点了华莱士喷射战士,一直等待喷射结果没有,刷微博到下午然后很桑的看完了红色沙漠,经济开发区好像红色沙漠,红色的烟囱 空旷就差个码头了 昨晚我在微博写到:

双四向车道 潮湿雾霾 旧楼盘复新盘 计程车司机给套个大饼 大而空的工业园 红色烟囱 蓝色墙纸 置身红色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