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6

明天即将奔赴青岛进行本年度的第二场考试,考试成绩其实早已在我心里公布了

下午饭前心里踊跃出的想法,已经断层于饭后的嬉笑,看了娄烨导演的《颐和园》给我的冲击不小,起初看的第一部片是《苏州河》,相比颐和园来说它更像书中的、文艺青年臆想的爱情模式,即使使用了手持第一视角拍摄,但效果和结尾处的近似相同,会等待真实或是下一场爱情的来临。

而颐和园美好爱情的切片,更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事件,电影中余虹害怕这份感情与欲望毁掉自己,越是畏惧越是到来的快,浓烈之中挣扎出清净反而背道而驰,我没有余虹那样的文笔清楚阐述,越是想说明白,反而说不清楚了,文艺女青年身上的敏感神经熟悉的味道,很容易将自己导入,而周伟虽然在最后看到了余虹,但是没有停下来。

细碎的日记都写不好,空口号和唏嘘贯穿了整个大学并一直贯穿下去,就像我不曾存在过的讲课能力一样。

03.24

明天就出考试安排了,但是用无论从精神状态到知识层面都没有准备好

今天从早晨搞了宝塔的腾讯云1000元代金券,把上海开到了2023年,而且把博客也移动上去了,国内的路由确实帮奥

晚上到了十一点了,把老硬盘格式化了,搞了个简易版本的nas,好困睡觉,妈妈明天下去查体,洗个澡睡了

03.21

今夜来谈谈比较长远的问题 孩子问题


我目前想法的切片是尽可能晚的去要孩子,因为觉得现在的自己也是个孩子,并且身上有很多缺点和陋习没有去修复,很多的知识与技能没有学会与掌握呢,还不足以当作孩子的榜样,当然说出这些的时候我又在自我否定,比如这是逃避的心理,或者说单纯的自私,单纯的想过二人世界,的确如此,我觉得在 孩子降生之前,夫妻抑或是男女朋友之间的感情磨合也比较重要,与其说是毫无防备的呱呱坠地,不如相爱相知到一定程度顺其自然或者没有防备的孩子降生更好一点

我并不是很讨厌孩子,其实我是喜欢的,或许我的想法是不成熟的,孩子不应该按照父母的想法去走路去成长,比如培养孩子音乐画画等艺术方面的事情,是对我自己小时候的弥补。这才是自私的想法,希望在我的孩子呱呱坠地之前,我能够再看一遍现在的想法,孩子是父母的缩影,孩子是感情的桥梁。

昨晚在拷贝旧硬盘的时候,翻出来父亲在九年前的照片,从那种照片里,我更多的是看到了爷爷,硬盘里还有世博会时候的照片,那时候我在形态上更像母亲一点,而现在是父亲的缩影无疑了

解决Windows10无法枚举容器中的对象 访问被拒绝

昨天把家里十三年前的硬盘从灰兮兮的主机里取了出来,网上买了外接电源的SATA口转USB的线,然后读取出十几年前电脑的内容那一瞬间泪目,父母年轻时的照片,我儿时的照片,母亲的晋级与论文材料,我儿时下的小游戏,当然这都是后话

由于之前电脑是xp系统的缘由,并且用户不同,导致了K盘无法读取,试了操作员改为Amin也不行,查阅资料后发现改为EVERYONE后就可以了,具体操作步骤:

第一步:右击你不能打开的硬盘/文件
第二步:点【安全】查看权限是否全部勾选,直接勾选【完全控制】
如果勾选后还不行,找到下面的【高级】如图所示

第三步:赋予权限确定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