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了

八月了

往年的八月都是在家里度过的,今年也不例外,伤感那股劲突然就上来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呆在家里了。

我有一个缺点 谈到一些敏感的话题 我就想刻意的回避 例如父母催谈女朋友 人生规划 过去的高考成绩什么的 就爱回避 有时候还会内心起脾气 我相信同龄人该也有类似感受 披着成年人的皮 里面儿最根本的基本没变过 到四十岁的时候估计应该也有这感觉

另一件事情就是最近歌儿听蛮多的 硬摇滚的吉他声线韵律是无法抵挡的 Jimi的歌我个人觉得单纯听吉他声儿就够了 但音乐不只有吉他SOLO吧 词儿也是其中一分子 这时候文学素养就出来了 表达的东西 肚子里有没有东西一下就看出来了 没东西的我就不列举了 多的是 一抓一大把 狂躁技术为主 腰万青我觉得在我的欣赏范围里算是很棒的了 拗口但能grt到 刺猬的是最讨厌的 既不是大家的简单话说大事儿 也不是真正有东西难懂 就搞得不伦不类 反正我觉得是听拗口的    时常想把自己扔的在拾起来 不过多是过嘴皮子瘾了 至少不是永远拾不起来了 潜意识 骨子里还是带点味道的

暂时就这些 有空咱再聊聊

刚发出去自己又读了一遍就恶心了 这写的啥啊都是 习惯了大白话 也不是说故意文邹邹 就总觉得以前东西基本丢没了 好自为之吧

 

发布者

王药酒

本站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