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最近咽喉不怎么舒服,想必是熬夜导致的缘故,上次熬夜咽喉不舒服还是在高二的写小说时候,现在又轮回到Netkeeper上了。

最近苦心孤诣但无进展到是树莓派搞软落路由,上篇博文说到,近日买了台树莓派企图openwrt做软路由释放电脑,之前的思路是树莓派插网线拨号然后无线网卡做AP,网关布置科学环境和其他插件的,结果卡在拨号上了,先是研究github miao大神的openwrt_netkeeper插件,然后又发现了另一个版本,需要自己编译op,周六上午企图在电脑开虚拟机编译,后来种种原因选择按量计费腾讯cvm,最后没编译成功因为插件的问题,幸免的是不到一小时不收费,然后昨夜恩山论坛搜到两点发现so文件早已经失效,而github上面项目两年没人更新了,树莓派没有上网环境等于半个废物,上午和乐乐吃饭发现还不如搞个普通路由器ap,不搞软路由了心累回家再说,但是树莓派4b不能浪费掉,又斥资买了移动固态硬盘格式化后挂载上去做nas吧,总不能让刚买的pi吃贵,等过几天micro_hdmi线到了试一下raspbettry pi os上的chomre能不能用netkeeper。

另一件事情也是比较开心的是拓展屏真的不错,二百元价格拓展出屏幕可以做好多之前不能做的事情,屏幕支架买的仿佛有点大了,能用一辈子感觉,这让我想起了山地车,没错还是没有收拾==,这几天心累,硬件折腾起来没软件容易,而且耽误了学习进程,得不偿失不值得提倡,现在就睡,孙的关系搞得目前比较僵持,希望都会好

发布者

王药酒

本站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is initialing...